1998彩票集团注册

每一个年轻人的心都是一块墓地 1200私人书柜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12-26 02:04

  在上上周我们发布1200bookshop体育东店扩建完毕,且升级为1200bookshop总店的推文中( 我们关了一家24小时书店,开了一家更大的),我们提到了总店中设置的诸多构成1200bookshop自身气质的元素,其中之一就是私人荐书书柜。荐书人来自我们书店内部的几位小伙伴,每一位都有着自己的阅读主张,并用不同的风格对他们的书柜进行了布置。

  接下来,我们就请到了这几位荐书人一一为大家介绍自己的书柜。本次亮相的是——

  听说体育东店扩建,且准备给我和其他小伙伴每人设置一个私人书柜时。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一个咋够呢?

  不过,这倒是一个挺有趣的主意,据说取材自增田宗昭在茑屋书店里设置了专人负责某些门类书籍专柜。为此,专门搜了下新闻,看到增田宗昭找来的都是业界大咖,不禁瑟瑟发抖。作为一个nobody, 在下果断决定搬救兵。于是,就有了这个“慕月★▽…◇和她的1200读书会”书柜,别称“1200读书会先贤祠”。

  在书店工作三年,在下最得意的一件作品,莫过于创设了“1200读书会”这一组织。入会门槛不可谓不高,要求提前细读读书会上指定书目不说,许多次,在读书会开始之前那一周的周五,报名参加的小伙伴收到了我甩来的家庭作业链接,要求根据书中内容答题,作为成功报名的筛选条件。会中,许多次,偏离文本的发言被我及诸位领读强行拉回正轨。参加完读书会,许多次,不,每一次,大家又收到了我甩来的打卡程序,要求(非强制)分享读后感。平日在群▪•★里,也须谨慎言行,本会长和三位常委(群管理员)随时监督大•●家群中讨论,不理性发言的,谈论和书不相关的,则存在被踢出群的风险。

  看似这么多条条框框,理由其实很简单。既然是读书会,那么就应该读“书”。如果脱离文本扯别的,那就成了茶话会。另外,个人很不赞同来读书会现场读书的行为,此习惯一旦养成比较可怕,万一哪天我们读书会解散了,或是没了这种特定的活动氛围,难道就不读书了?且没得出自己观点之前先入为主听了一脑子别人的观点,这就更可怕了。这责任本读书会承担不了。

  以上,是两年半前在下成立读书会时的初衷。当时,我盘算一个月能办一期,带大家读一本书就是胜利。没有预料到的是,如今,不仅一个月能够举办两到三期,且扩展到了文学、历史、社科等诸多门类。这些,自然要归功于十来位领读的功劳。这些领读“诞生”于在我领读了将近一年,带读得头都快秃了之后。某日,几位1200读书会铁粉(几乎每次都来参加的几位)被我别有用心地请到家中参加鸿门宴,在品尝了本人端上的几个拿手小菜之后,铁粉们当即表示愿意转换身份,亲自上阵举办读书会。至此,我成功退▲●…△居幕后,由领读变成星探,在众多参加者中源源不断挖人(也有毛遂自荐者,感谢替我省去不少功夫)。他们并不是知名专家学者或者大咖,只是术业•□▼◁▼有专攻,或纯粹就是热爱读书而有着扎实的积累。也因此,我更觉得有必要在书柜上给每位先贤设置一个,嗯,牌位。

  于是就有了这个私人书柜的设置。现在,如果你来到1200bookshop总店(体育东店)扩建区域的舞台,你会看到挂着“慕月和她的1200读书会”招牌的书柜,上面三层,是过去两年半里,我们举办的近70期读书会,读过的△▪▲□△书目(有些期为主题荐书,故不在这里呈现)。每一本我都提供了试读本,在书脊上贴了读▲=○▼书会期数的标签。打开扉页,里面有由我执笔的各位领读的推荐语,非剧透,但也许有助于你对这本书有个大致的了解与判断。旁边的墙上,则贴了读书会现场的一▲★-●些照片,供各位瞻仰各位领读的音容笑貌。

  不过,我也要剧透一下。这两天我正在撺掇领读提供年终荐书书单,相信在未来两周内,你就会在此书柜上看到我们这一年的荐书小展。

  下面两层,惭愧,是本人的私人荐书。我选出了自己读的比较多的两个门类,一个是非虚构,主要是社会纪实和人物传记。我想这些书,承担的是拓展现实边界的•☆■▲功能。它们就像是一个跳板,让我在这个高速发展,几乎几年一个新趋势的当下,能够稍稍跳脱这个光怪陆离如同实验场的社会,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再度审视、发现它。一如北岛在一本书中所说,获得亲历者和旁观者的双重身份,也就意味着有双重批判的自由。哪怕是短暂的,也难能可贵。

  另外一个门类,是诗歌。在尝试●写诗却发现惨不忍睹之后,我彻底放弃了创作的想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可以欣赏。我至今记得将近十年前,在我为了凑单无意中买了一本《蓝色记忆的年代:外国诗歌精选》(很可惜,这书进不到了),又于一个夜晚无意中翻开了它时,读到前言时的震惊与激动:“我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在街道拐角的书摊上遇见徐志摩和戴◁☆●•○△望舒,正是通过他们的诗歌全集里的译作才间接地接触到了哈代、罗塞蒂、道生、洛尔迦等一大批令人惊叹的诗人,把其时深陷于何其芳诗集《预言》(妈的,这不就是高中时买回何其芳全集的我么!!!)的我给拯救了出来。我开始发现,汇聚成诗歌天空的不仅有莎士比亚、拜伦、雪莱、惠特曼、泰戈尔、普希金、裴多菲这些对于我们如雷贯耳的名字,还有一条灿若星汉的河流在悄悄地流淌。一个叫做安德烈·马尔罗的法国人曾经说过:

  每一个年轻人的心都是一块墓地,上面铭刻着一千位已故艺术家的姓名。但其中有正式户口的仅仅是少数强有力的而且往往是水火不相容的鬼魂。”

  是的,在这个书柜上,你看到正是一些上了正式户口的艺术家的作品。希望你也能在阅读的过程中,摘取到和他们情感突然接通时的吉光片羽。我想正是从这里,诞生了星辰。

  (PS:抱歉的是,因地方有限,且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私人荐书这里书很不全。有兴趣的可以点击阅读原文看我豆瓣,或搜ID:iamspri◆▼ngday 。

  另外,取阅读◇…=▲书会试读本后希望能够原路放回,以减少图书管理员的工作量。我已发现有好几本写着推荐语的书不翼而飞,哭泣

1998彩票集团注册